悠然琥

圈名悠然/珀海。
主吃乙女,bg,百合。坚决拒绝一切有关bl的作品,会炸。
热爱爬墙,产粮杂乱,随机掉落。
女权主义者。

《笼冬》序章

行,非常ok百度你个狼人。我发乐乎行了吧。



【阅读事项】
*本篇文章属于《反转之国》系列亚瑟前传。虽是同人,但实质内容与原著差别较大,有原创角色触摸。请谨慎避雷
*本篇文章属于架空社会上的半写实创作,与三次元没有任何实质联系,请勿过度解读。
*本篇文章各种意义上均存二次创作,某些地方的瑕疵可能是剧情和私设问题,和ooc有所区别
*由于敏、、、感、、、词问题,阅读时会时常在两个字之间弹出迷之符号和繁体字,是对文章内容进行的河蟹处理,不会影响到观看。忽略即可,不必着重提出。
*由于住校,更新频率保持在一周一更或两周一更,毕竟质量为重,请大家耐心等待。
*虽然题材略严肃,但仍然会为大家营造一个较好的阅读氛围,希望大家食用愉快。


00.
人类——是否有义务忍耐自然的随性?
抑或是……自然在忍耐人类的自欺与无知。


“嘭——”
枪声在暴风中响起,随即被一片呼啸的风声淹没,过强的风向和模糊的能见度明显阻碍了子弹的精准性,那子弹随着弹道偏离而在墙上狠狠弹开,随即有人从障碍物冲了出去,直奔那在雪中无法看清的小巷里。
他仓促的在街道中穿行,全然不顾脚底冻结的靴子和结冰的大衣,他飞速穿过街道,身后的人如同猎犬对濒死的猎物穷追不舍一般。
穿过交错的大楼,他绕了一次近路,随着翻过几处杂物堆,面前被警戒线封锁的建筑跃然眼前,那风雪中灰色的轮廓。而身后的人仍然紧紧跟在后面——该死!

他佩服那些特工的体能,或是说自己的身体素质!随后他将胸前的身份牌扯下,随手扔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反正大雪很快会将它藏起来。面对工厂,他越过封锁线,用另一张权限卡刷开那道门,那是他从一个死去高级员工的身上窃来的,随即,他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,敞开门的那一刻耳边传来暴风的声响,就像人濒死时的心跳声,还有特工的谩骂和诅咒,他自己也心跳加速。
进入大门,他飞速将门在身后关上,在按下封死按钮后,又用铁棍狠狠抵住。空气中弥漫着死鱼烟熏的味道,废弃加工厂里臭气冲天,即使是冬季那腐烂早就的惊人温度被封在这座城市的各个仓库里, 
来不及了!他心想,捂住受伤的腰部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,仓库内部的温度比外面更高,他绕开那些腐肉纠结的地面,竭力寻找着干净的道路,心里祈祷着那些人一时半会找不到进来的方式,虽说只加了一根铁棍,但作为信息封死和隔绝腐烂气息的设施没那么容易被打开,除非——那些人向上级索要了更高级别的远程权限。

他放下金属爬梯,沿着铁丝网构成的楼道上到二层,放眼望去整个仓库一片黑暗,所有设施被抹去了生产厂家的标签,黑暗中有蠕虫沙沙作响的声音,他胃里一阵翻腾……别开视线集中精力,沿着走道寻找网络中枢。
监控室,经理办公室,兽医待命处……他沿着走廊寻找着,后面的字迹越来越模糊,逐渐演变成了用签字笔和贴在纸上的字条,墙上逐渐布满了血迹和骚乱、格斗留下的痕迹,看来事情比想象的更加严重。他凝视着墙面,随后加快步伐奔跑起来——疫情管制处、调研部、资料汇总处……该死,网络中枢到底在哪?!
“唔——”腰部传来一丝剧痛!麻木过后,随着温度回升那疼痛会愈发清晰,他竭力保持着清晰的思绪,倘若以前,这里的一切都能作为实时直播的情况被拍摄下来,会有人知道真相!但当下的情况来看,自己已经命不久矣……别说拍摄,就连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城市都难以估计,当下所有离开这条城市的公路都已经被封死,皇家警察和特工在隐秘的各处徘徊,一想到这。他愈发觉得离开是不可能的,随即又笑起来——他对此早有预感。
喘息间,身后远远传来门的撞击声和沉闷的枪响,很明显他们打算强攻入内。索取高级权限的工作只怕也已开始,他睁大眼睛在阴暗的环境里摸索,感官从未如此机敏过,视线也从未这么清晰。
既然如此,就把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到极致吧。那笑容越来越深。

随着写有Sectra字样的标签出现,他眼前一亮——信息加密处理部,那是瑞典境内专门为政府高层人员进行通讯加密和信息传递的公司!当下所有信息网络都被干扰,但如果通过这里的设备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!
他将门撞开,冲击传来的那一刻门锁应声而裂,而加快的心跳和迸发的肾上腺素让他感觉不到痛楚,熟练地操控临时电源,重组短路的保险丝和停运设备,这地方居然还在用这么老旧的设备,真稀奇!随着最终按下重启的按钮,整个房间一阵滋滋作响的声音后——明亮起来。
“有用了!”他惊喜的大呼,只要等到系统主机重启完毕,就可以将资料和信息通过传真方式发给自己的报社,那大型机亮起的光源仿若希望之光,但随即亮起,沙沙响起的声音是……

“——医疗部已经宣称,东部蔓延的瘟疫影响有限。民众们不必惊慌。”
他愣住,随后别过头。
“显然,就算存在有疫情危机,我们的政府部门已经集结起最精锐的兽医组织进行应对,世界医疗组织也对此发表了声明。而且,就在三小时前,以德国为首的欧洲中部国家也对此发表了意见。”
他看着那闪光的屏幕,心跳逐渐加快,那是一种几乎窒息的错愕感和难以言喻,随着屏幕上亮起的疫情趋势表和所谓的‘积极应对’场景,那错愕被愤怒所取代,随后是无尽的失望!
“这他妈叫没有影响?!”
那刚才那些是什么?巷道里追捕自己的特工,封锁的工厂,四溢的恶臭和遍地蠕虫?这叫没有影响,所谓的应对措施就是把患病疫情的牲畜集中堆积起来腐烂发酵吗?是期待病毒进一步蔓延吗?是想腐烂个彻底后把带病的牲口倾倒进海里吗……
“即便生肉的消费进入淡季,或是销售额度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,我们的政府将对所有养殖户进行补贴赔偿。而且,大部分的肉类是已经经过严格的检验和消毒处理的,居民们大可不必惊慌,放心食用……”
他听着新闻主持那回避而具有误导性的发言,暴跳如雷,呵斥的话语脱口而出——“安抚……这全是谎言,荒谬!这都是些安抚的话,谁知道我们吃进嘴里的肉安不安全,都成这样了却没有任何人知道!”
下一刻,远处的门口再度传来声响,他敏锐的觉察到有气流渗入仓库,明显已经出现裂痕了,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。主机已经重启完毕,他迅速来到电脑面前,敲击键盘,在重启之前这里的用户并未登出,还可以用……他从棉袄里拿出一个小盒,粗糙的手指长满了冻疮,但仍然小心翼翼。打开盒子,里面是块被棉花包裹起的硬盘,那本来是自己给爱人买结婚戒指用的盒子,虽然她没有结婚的打算,对她来说这是惊吓……此时这个盒子却被用来装作重要文件。但不论如何,硬盘没问题,被悉心的藏在胸口。
“快点、快点、快点!”敲击着键盘,不知是不是错觉,但气温越来越低了,身后门的撞击声大了起来,此时他只能祈祷这座办公室的权限是单独隔绝的,他定位好地理坐标,传输开始,这种特殊的一次性构造只要传输一完成就会自毁,还有……
楞了一下,他颤巍巍地,从胸口掏出一张照片。
还有打火机。
文件传输进度开始飞涨,之前他已经对文件做了压缩和分类,气流涌动声愈发清晰,好像心跳一般规律而有力,他却只感觉浑身沉重,那急速降低的温度都让他觉得好些了。
“再见了,亲爱的。”他对照片上的红发女人说道,随即点燃打火机,‘咔’的一声。
照片开始焦化,在跳动的火焰那般亮丽,他想起了这遍地腐烂的地方很容易引发爆炸——但意外的,那火光十分柔和,直到吞没了照片上女人的笑容,那头鲜艳的红发。风声很清晰,又像是海风,他不觉得风声能有什么区别,心跳一直很平稳,他甚至没有哭泣的冲动。
照片彻底被销毁,化作一团黑色的灰烬,哗的一下散落在地上。
没有人知道就安全了。他舒了口气。

“嘭!!”洪亮的声音与豁然开朗的气流令他浑身紧绷,那是声音响起刹那间的气流,门被撞开了!
“该死!”就算传的再快,“你们别想进来找我——”时间还是不够!他飞速将货物架和座椅抵在门前,这房间像是空空如也似得,信息的传输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,不愧是政府专用的加密通路,他决定挣扎一番,于是打开窗寻找逃生的出路,但就在刹那间!

“嘭——”子弹飞旋的声音划过脑海,“狙击手!!”就在同时,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,随即猛地趴下,若不是刚才开窗搅乱的气流,自己已经脑袋开花,然后他关上磨砂窗户,随着爆裂感再度传来,一颗子弹穿透地板随即炸裂!
“电脑!”他想起来,随着匍匐到电脑桌边,卡着视觉死角观察,传输完成百分之九十六,很好!
但下一刻,随着接二连三爆裂的响声,磨砂玻璃被打了个稀烂,狙击手瞄准了自己的头,那也是风声停息的一瞬间,与此同时密闭房间的门传来敲击声,子弹再度对着门锁开枪,再看了一眼,传输完成百分之九十八!
是时候撤了!
深呼吸,他猛地起身向前——沿着障碍物冲向房间尽头一个狭窄的通风管道,随着身后电脑‘滋滋’的声音响起,追击者撞开了门,与此同时那电脑主机损坏激起的浓烟严重阻碍的狙击手的视角,他猛地蹲下,以不知何来的力气直接扯开了管道开口,一溜烟地钻了进去。

“在这,他往通风道跑了,你们上楼——包抄!”
军官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,有一瞬间,他感觉眼前有色彩流动,那蔓延满溢的漆黑的色彩,头颅昏涨,但却没有停下步伐,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吃力……身后有人急速跟上。

这是最后的生死之路。



“你冷静一点,我们不会做什么的,我们先冷静下来好好谈谈!”前来追击的看来不止是一名特工,还是一名交涉官。他感觉大脑从未这么冷静过,但速度丝毫没有减慢,下一刻那人伸手抓圝住了他的脚裸。
“你想要什么,我们可以商讨,政圝府也在为此事出力,你可以加入,但你应该……”
“混账,给我放开!”
他干脆的打断了那人的话,不会伤害,不会做什么,政圝府在出力?一派胡言,人们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所感受到的。那颗从他头颅边擦肩而过的子弹就是真圝相。
“你刚刚毁了一整架计算机!”
“那是你们——自作自受!”
“冷静下来……”
“我身上有个炸圝弹,只要我说一句口令,这整座大楼都得被炸死,我们都得没命!”下一刻,他占据先机,拿出混迹多年周旋的技巧,抢占了对话机会。
“你想死吗?不想死就给我安静点,你们这群制圝度下的走圝狗!”他在录音,在传给他们的小组,只要我一出去就会被击毙,但他们想知道我究竟知道些什么!“我们一起死,大不了同归于尽,你们和你们的狗屁政圝府这辈子都别想知道我取得的资料是什么!”
世人理应知道真相!
追击者冷静下来,他加速上爬速度,快点、快点、快点,得想出应对方法,他别过头瞅着,那人正冷静的听着耳圝机里的谈话,可笑——哪有这么明显暴圝露自己的?但是,自己得应对,究竟该怎么做才能……
突然,脑内闪过一个答案。
他深呼吸一口气,放松下来,好像一辈子从未这么轻圝松过。有办法,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没问题了。
但绝对不能被抓住。


“冷静!”身后的人又朝他大喊,“你没有家人吗,你没有亲人孩子吗,为他们想一想!”
我知道,我很冷静。他在心中回应,动作并没有停下,时间过得飞快。
“我很冷静!”他别过头,脑子转的飞快,“好吧,我们可以谈谈。”他故作妥协的姿态,但语气仍然强圝硬,后者有些惊诧,随即开始报道。
成功了。他瞄到那人腰圝际的枪,说实话,直接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都比交谈有用。
“为什么不开圝枪?”管道里响彻回声,他朝另一条路翻去,那个追击者沉默了,一言不发。
道路终于走到尽头,
他打开管道口,走进那在愈发猛烈狂风中,这是一个平台,在面前接应的人员寥寥无几,明明刮着风,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,只有胸口因剧烈胡呼吸而阵痛。
差不多……到极限了。
“别过来!”他扯着嗓子大叫,娴熟的经验告诉他有狙击手藏在自己看不见的死角,但枪却指着自己的脑袋,倘若想达成计划,那么要用理性欺骗他们,用伪装使人信服!
“别开圝枪!”追击者上前,报上自己的编号后站好,一边与他们仓促交谈着什么。随后,在平台上接应的人员开口了。
“我们可以聊聊,别冲动!”
对方也用同样大小的声音回应,他仍然警惕着四周。
“你想要什么,我们尽力满足你——”
说真的,他其实不在乎那些话。但仍然需要周旋,于是他大声回应。
“你们不能阻止真相!”
那冰冷如刀割的风雪扑打在他脸上,雪花纷扬,在风中歇斯底里的大喊,声音淹没在冬季冰冷的风雪中,喉咙声嘶力竭的生疼。
扑棱着翅羽的生灵落在屋檐上,凝视着平台上里稀落的人影。平台的一侧就是汹涌而阴暗冰下暗河,整个城市在这个严冬里影影绰绰。
“等等,不要动,你去哪里?!”
“怎么,我有炸圝弹,想知道东西就听我的,有问题吗?”
警惕着,他转动门平台上的轮盘,放下梯子,踏上楼道,此时一切都将抛弃。他艰难的支撑身圝体,但速度依然不减,即便先前的剧烈运动使得他感觉头脑中血液上涌,面前浮现出黑色和紫红色流动发黑的画面,腿如同灌了铅似的,一切全靠意念支撑……
“真相!”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,“世人将看见真相,就像纸包不住火——”
他挣扎着向上攀爬,身后的人迅速跟前,他几乎能感觉到狙击手的目光。
眼前浮现的景象触目惊心,他曾目睹被烧毁的书籍和通往极地开扩的火车,如此之多的人一去不复返,不仅仅是疫情的问题。而是无数鲜活的生命,在这个灰暗的时代暴死,这是整个时代的悲怆!
生不逢时,生不逢时啊!
他爬上楼顶,踉踉跄跄精疲力竭的扑入那塔台上,脚底封冻的冰雪打滑。
近在身下,那暴雪中匍匐的城市,整个世界杯这片灰色的风掩埋,他转过身,双手死死牵拉着围栏的金属链,倘若再向后一步,就是坠入冰海与这座死寂之城。


“太多人被送上列车了!”这时,先前那个追击者上前对他大喊,“我们也无圝能为力,我们只能依命令行圝事啊!”他的声音伴随着风雪的呼啸,好似野兽在冬季的怒吼,“看在主的份上就告诉我们吧,要是扩散出去,群众回暴圝动,整个社圝会都会沦陷啊!”
“不可能!”
啊,无知的人啊!他们都是一群机器,这封闭制圝度下的走圝狗!
“这是瑞典政圝府造成的,这就是所谓皇室当圝政的后果……你以为我不知道吗,我的同事因为发表文章抨击政圝府而被杀了,他是回去大使馆拿结婚资料的!他甚至不再瑞典,但你们还是把他杀了!”
他坚定的回应,在心中嘲笑,手死死依靠着背后的铁链,手上的血肉已经与金属冻在一起,不断向后退,追逐者就要上前抓圝住他的脚,但后者微微转身,打滑的步子使得贸然向前者险些跌下高塔,已然收起一副好言相劝的神情,随即化作歇斯底里的愤怒!
“你要做什么?!”领头者大喊,“你他圝妈圝的不能往下跳!!”
你们难道看不到未来,看不见这暴风雪和灰暗世界里的希望吗?
他微微开口,在一片雪中开口,先是小声的嗫嚅,随即放开了嗓子。



“你们——永远不可能——找到它!”

最后的一秒钟,他看见他们的神情,即便在灰暗的风雪里倾倒,远离,在冻结的皮肤与锁链撕圝裂鲜血淋漓的刹那,那愤怒的表情化为惊诧和恐圝慌,随即他感觉到整个世界——向后坠去

在那瞬间,他感觉气压挤圝压着肺腔,那是灰色世界里沉寂的海和围观的人圝民,最后一刻,他感慨着这片灰暗,这阴影,气压极速变化,耳膜轰隆作响,脑海中闪现那最后一个问题,随即被飞旋而来过往的回忆所湮没。


希望在哪里呢?


“嘭——”枪声响彻在整个冬季,飞散在风雪的哭声和这座城市里,随着那已经无法辨认的面容着地,在雪地上溅出一滩血迹,一切结束。



仍然没有任何改变,这个冬季,这些纷纷扬扬散落被染红的血,血凝固的血痂。一切就在阴影之下,众人皆知,却无人开口。
落在高塔上的乌鸫鸟,最后看了一眼这晦暗的城市,便拍拍翅膀离开。


它带着一个银色的脚环,朝瑞典皇宫的方向飞去……

可以。百度你够狠,我服气。你是爸爸

老子下周再发



过气?过气能掩饰人的才华吗?

就算人家过气了,事实证明你爸爸还是你爸爸。


給所云的生日祝賀!

 @不知所云之人 

首先!祝你生日快樂哦!

之前由於睡覺睡過,不知不覺錯過了一點,所以現在補上。

我第一次看見你的插畫是在瀏覽‘怪物’的TAG中,當時整個給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覺。你的插畫非常具有特色,這種簡筆塗鴉但卻非常精緻,插畫家一般的風格是極其難得的。那時,你的插圖以簡單的黑白為主,而現在多了顏色。在這之中,我可以看到你的進步。

我還記得第一次給你寫長評!那也是我第一次長評收到回復,也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小短劇被畫成了畫。那時認識你真的是非常驚喜的感覺,而現在,不知不覺也快一年了吧!

據我觀察,過去你的插圖以較多的近人類形為主,現在則是人外居多。人外也相當可愛,而且接觸到馬克筆以後,色彩變得增多了起來,相信你也會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,或者說已經有了。

我一直覺得你會成為很有天賦的插畫家。而且,除了鮮艷的顏色,我發現你有關‘鏡’和‘海’的光感表現的相當好,毫不猶豫的說已經是插畫家的水準。就算有人硬要評價光感和形態還要進步,但我覺得你已經非常棒,已經有自己的風格了。

能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就算藝術。在簡筆畫和創意塗鴉中,你是我知道的唯一一個,現在也仍然能看到在各個標籤活躍,且更新穩定。大約在每天六點到六點半的時候更新,這個應該是上班的規律吧。

就學的專業來講,我也是學設計的那一類。可能未來工作方面還要請教你呢!雖然不知你在現實近況如何,但如果有事也可以聊。其實在現實里我也是比較認真的類型(大家讀說我看不起玩笑),我覺得還可以更深入的了解彼此。

在相處的日子里,我看到了你塑造和創意的進步,逐漸出現了彩圖和深入刻畫,色感也變得多彩起來。相信你可以這樣繼續進步下去,我相信!

生日祝賀來吃了真的非常抱歉……!!因為之前那段時間比較忙,所以弄串了,結果祝賀的圖到現在卻沒時間畫……

但是,真的希望你能看到這條消息。我以後也會當你的忠實粉絲,就不用說謝謝啦,我覺得我們已經是朋友了√

最後,工作加油,希望未來的你能順心如意。如果有一天印了小冊子或繪本,我一定會想辦法買來的。希望你能天天開心

生日快樂哦,所云!

以後我也會繼續支持你的!

日我乐乎日了三十多条,石乐志



时至今日我们仍然不知道

奥萝拉的父亲长什么样

凯丝的爸爸叫什么名字

我们不需要知道(

因为知不知道都没啥影响()



《笼冬》←试读放出

*近期会正式开坑,这只是个试读

*会限制在7W字内完结,属于短篇

*本篇属于《反转之国》的角色前传-亚瑟篇

*本篇处于架空虚构的‘现实’中所发生的事,与三次元没有任何关系,与原著暂时关联也不大,但正片反转之国会有更详细的提及。

*净化屏蔽词真的累死我了

00.
人类——是否有义务忍耐自然的随性?
抑或是……自然在忍耐人类的自欺与无知。

“嘭——”
枪声在暴风中响起,随即被一片呼啸的风声淹没,过强的风向和模糊的能见度明显阻碍了子弹的精准性,那子弹随着弹道偏离而在墙上狠狠弹开,随即有人从障碍物冲了出去,直奔那在雪中无法看清的小巷里。

他仓促的在街道中穿行,全然不顾脚底冻结的靴子和结冰的大衣,他飞速穿过街道,身后的人如同猎犬对濒死的猎物穷追不舍一般。

穿过交错的大楼,他绕了一次近路,随着翻过几处杂物堆,面前被警戒线封锁的建筑跃然眼前,那风雪中灰色的轮廓。而身后的人仍然紧紧跟在后面——该死!
他佩服那些特工的体能,或是说自己的身体素质!随后他将胸前的身份牌扯下,随手扔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反正大雪很快会将它藏起来。面对工厂,他越过封锁线,用另一张权限卡刷开那道门,那是他从一个死去高级员工的身上窃来的,随即,他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,敞开门的那一刻耳边传来暴风的声响,就像人濒死时的心跳声,还有特工的谩骂和诅咒,他自己也心跳加速。

进入大门,他飞速将门在身后关上,在按下封死按钮后,又用铁棍狠狠抵住。空气中弥漫着死鱼烟熏的味道,废弃加工厂里臭气冲天,即使是冬季那腐烂早就的惊人温度被封在这座城市的各个仓库里, 
来不及了!他心想,捂住受伤的腰部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,仓库内部的温度比外面更高,他绕开那些腐肉纠结的地面,竭力寻找着干净的道路,心里祈祷着那些人一时半会找不到进来的方式,虽说只加了一根铁棍,但作为信息封死和隔绝腐烂气息的设施没那么容易被打开,除非——那些人向上级索要了更高级别的远程权限。

他放下金属爬梯,沿着铁丝网构成的楼道上到二层,放眼望去整个仓库一片黑暗,所有设施被抹去了生产厂家的标签,黑暗中有蠕虫沙沙作响的声音,他胃里一阵翻腾……别开视线集中精力,沿着走道寻找网络中枢。
监控室,经理办公室,兽医待命处……他沿着走廊寻找着,后面的字迹越来越模糊,逐渐演变成了用签字笔和贴在纸上的字条,墙上逐渐布满了血迹和骚乱、格斗留下的痕迹,看来事情比想象的更加严重。他凝视着墙面,随后加快步伐奔跑起来——疫情管制处、调研部、资料汇总处……该死,网络中枢到底在哪?!

“唔——”腰部传来一丝剧痛!麻木过后,随着温度回升那疼痛会愈发清晰,他竭力保持着清晰的思绪,倘若以前,这里的一切都能作为实时直播的情况被拍摄下来,会有人知道真相!但当下的情况来看,自己已经命不久矣……别说拍摄,就连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城市都难以估计,当下所有离开这条城市的公路都已经被封死,皇家警察和特工在隐秘的各处徘徊,一想到这。他愈发觉得离开是不可能的,随即又笑起来——他对此早有预感。

喘息间,身后远远传来门的撞击声和沉闷的枪响,很明显他们打算强攻入内。索取高级权限的工作只怕也已开始,他睁大眼睛在阴暗的环境里摸索,感官从未如此机敏过,视线也从未这么清晰。

既然如此,就把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到极致吧。那笑容越来越深。

随着写有Sectra字样的标签出现,他眼前一亮——信息加密处理部,那是瑞典境内专门为政府高层人员进行通讯加密和信息传递的公司!当下所有信息网络都被干扰,但如果通过这里的设备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!

他将门撞开,冲击传来的那一刻门锁应声而裂,而加快的心跳和迸发的肾上腺素让他感觉不到痛楚,熟练地操控临时电源,重组短路的保险丝和停运设备,这地方居然还在用这么老旧的设备,真稀奇!随着最终按下重启的按钮,整个房间一阵滋滋作响的声音后——明亮起来。

“有用了!”他惊喜的大呼,只要等到系统主机重启完毕,就可以将资料和信息通过传真方式发给自己的报社,那大型机亮起的光源仿若希望之光,但随即亮起,沙沙响起的声音是……

“——医疗部已经宣称,东部蔓延的瘟疫影响有限。民众们不必惊慌。”
他愣住,随后别过头。
“显然,就算存在有疫情危机,我们的政府部门已经集结起最精锐的兽医组织进行应对,世界医疗组织也对此发表了声明。而且,就在三小时前,以德国为首的欧洲中部国家也对此发表了意见。”
他看着那闪光的屏幕,心跳逐渐加快,那是一种几乎窒息的错愕感和难以言喻,随着屏幕上亮起的疫情趋势表和所谓的‘积极应对’场景,那错愕被愤怒所取代,随后是无尽的失望!
“这他妈叫没有影响?!”
那刚才那些是什么?巷道里追捕自己的特工,封锁的工厂,四溢的恶臭和遍地蠕虫?这叫没有影响,所谓的应对措施就是把患病疫情的牲畜集中堆积起来腐烂发酵吗?是期待病毒进一步蔓延吗?是想腐烂个彻底后把带病的牲口倾倒进海里吗……
“即便生肉的消费进入淡季,或是销售额度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,我们的政府将对所有养殖户进行补贴赔偿。而且,大部分的肉类是已经经过严格的检验和消毒处理的,居民们大可不必惊慌,放心食用……”
他听着新闻主持那回避而具有误导性的发言,暴跳如雷,呵斥的话语脱口而出——“安抚……这全是谎言,荒谬!这都是些安抚的话,谁知道我们吃进嘴里的肉安不安全,都成这样了却没有任何人知道!”
下一刻,远处的门口再度传来声响,他敏锐的觉察到有气流渗入仓库,明显已经出现裂痕了,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。主机已经重启完毕,他迅速来到电脑面前,敲击键盘,在重启之前这里的用户并未登出,还可以用……他从棉袄里拿出一个小盒,粗糙的手指长满了冻疮,但仍然小心翼翼。打开盒子,里面是块被棉花包裹起的硬盘,那本来是自己给爱人买结婚戒指用的盒子,虽然她没有结婚的打算,对她来说这是惊吓……此时这个盒子却被用来装作重要文件。但不论如何,硬盘没问题,被悉心的藏在胸口。
“快点、快点、快点!”敲击着键盘,不知是不是错觉,但气温越来越低了,身后门的撞击声大了起来,此时他只能祈祷这座办公室的权限是单独隔绝的,他定位好地理坐标,传输开始,这种特殊的一次性构造只要传输一完成就会自毁,还有……

楞了一下,他颤巍巍地,从胸口掏出一张照片。

还有打火机。

文件传输进度开始飞涨,之前他已经对文件做了压缩和分类,气流涌动声愈发清晰,好像心跳一般规律而有力,他却只感觉浑身沉重,那急速降低的温度都让他觉得好些了。

“再见了,亲爱的。”他对照片上的红发女人说道,随即点燃打火机,‘咔’的一声。

照片开始焦化,在跳动的火焰那般亮丽,他想起了这遍地腐烂的地方很容易引发爆炸——但意外的,那火光十分柔和,直到吞没了照片上女人的笑容,那头鲜艳的红发。风声很清晰,又像是海风,他不觉得风声能有什么区别,心跳一直很平稳,他甚至没有哭泣的冲动。
照片彻底被销毁,化作一团黑色的灰烬,哗的一下散落在地上。
没有人知道就安全了。他舒了口气。

“嘭!!”洪亮的声音与豁然开朗的气流令他浑身紧绷,那是声音响起刹那间的气流,门被撞开了!
“该死!”就算传的再快,“你们这群别想进来找我——”时间还是不够!他飞速将货物架和座椅抵在门前,这房间像是空空如也似得,信息的传输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,不愧是政府专用的加密通路,他决定挣扎一番,于是打开窗寻找逃生的出路,但就在刹那间!

“嘭——”子弹飞旋的声音划过脑海,“狙击手!!”就在同时,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,随即猛地趴下,若不是刚才开窗搅乱的气流,自己已经脑袋开花,然后他关上磨砂窗户,随着爆裂感再度传来,一颗子弹穿透地板随即炸裂!
“电脑!”他想起来,随着匍匐到电脑桌边,卡着视觉死角观察,传输完成百分之九十六,很好!

但下一刻,随着接二连三爆裂的响声,磨砂玻璃被打了个稀烂,狙击手瞄准了自己的头,那也是风声停息的一瞬间,与此同时密闭房间的门传来敲击声,子弹再度对着门锁开枪,再看了一眼,传输完成百分之九十八!
是时候撤了!

深呼吸,他猛地起身向前——沿着障碍物冲向房间尽头一个狭窄的通风管道,随着身后电脑‘滋滋’的声音响起,追击者撞开了门,与此同时那电脑主机损坏激起的浓烟严重阻碍的狙击手的视角,他猛地蹲下,以不知何来的力气直接扯开了管道开口,一溜烟地钻了进去。
“在这,他往通风道跑了,你们上楼——包抄!”

军官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,有一瞬间,他感觉眼前有色彩流动,那蔓延满溢的漆黑的色彩,头颅昏涨,但却没有停下步伐,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吃力……身后有人急速跟上。

这是最后的生死之路。

(试读结束,未完)

(开坑敬请期待)

我无比暴躁开个新坑咋这么难

通篇都他么是敏感词,我发个锤子,截图都给屏蔽掉

1551



仍然是黑衣小魔女!感觉人设大有可深挖之处,甚至想写同人

很少画同人图,这次虽然有点完成度但却画了个配角……

线稿其实蛮像的但我上色一直不太兼容

其实场景还是有点不满意,但不想继续画了orz

诶嘿!画一下小魔女!
她真可爱